2017-11-21 星期二
旅图志 · 行者 欢迎你,中国人
欢迎你,中国人
来源 / hi潘多拉网  日期 / 2013-08-15

我念中学的时候,很喜欢读三毛的书,那时只知道流浪很美,爱情很美,却不知道走遍千山万水的人们有一颗多大的心。7年后,在越南芽庄与艾可的相遇,终于让我看到这些美好背后的艰辛,同时也看到了因磨砺而愈发灿烂的笑容。

 

抵达芽庄,骑过大桥,便来到了城市的北部。海滨的阳光总是充沛又强烈,骑车扬起的暖风也有股泛着潮气的咸味。我享受这份惬意,倒不急于找旅馆,一个人在狭窄的街道间穿梭,远远地便看见招牌上亲切的汉字:欢迎你,中国人。虽然一路上见到的中文招牌不少,但基本都是旧居于此的广东华侨,或是略懂汉语的越南人在卖弄招揽客人,大多为繁体,时常词不达意。第一次见到这样直白的话语,在这个不怎么亲华的国度,就像一个亲切的姐姐在张开手臂欢迎我“回家”,就像我第一次见到艾可的样子。


艾可是土生土长的南京姑娘,没有存款,没有保险,没有太多忧患意识。遇见卢卡——她的意大利爱人,便自此生活在越南,开一家不大的店,过着多少人梦想的生活:面朝大海,春暖花开。她说,爱情让我的人生锦上添花了。这多少有些不真实的感觉。我看着眼前的艾可,浓密的长发洋洋洒洒从肩上披下,麦色肌肤是阳光抚摸过的礼物,一双眼睛大而灵活,似乎总是对世界充满好奇和善意,笑起来露出雪白整齐的牙齿,迷人极了。她没有化妆,饶是如此,也看不出原本37岁的年纪,大片的花朵在她的长裙上绽开,荡漾着这个热带国度独有的风情和味道。天呐,这不就是另一个三毛吗,我在心里暗自惊呼。


艾可的店不大,窄窄的小二层,仅有六张规格不一的桌和零散的几把椅子,墙上挂着达芬奇的画,鹅黄色的墙壁散着淡淡柔和的光。店面左右两侧都是Lonely Planet上推荐过的餐厅,挤满了熙熙攘攘的游客。相比之下,艾可的店太过清静,下午两三点的时间,只有一个风尘仆仆的我,和一辆同样风尘仆仆的山地车。艾可给我倒了杯柠檬水,说天气太热,晚些再走吧。我学着艾可的样子靠在藤椅上,将脚高高地翘起,炎热的天气里谁也不太想说话,便合起眼帘各自想着心事。


事实上,旅行从不仅仅是欣赏沿途的风景,品尝各地的美食而已,更多的时候是让我们享有了大段属于自己的时间。离开喧嚣吵闹的城市和日复一日的工作,终于可以面对原本的自己,去对话,去追问,下一站究竟在哪里。我从17岁开始出门旅行,不能说没有受过三毛的影响,那个年代的女孩子,多少都能做过这样的流浪梦,希冀遇见自己的大胡子荷西。而在这漫长的过程中,有些人慢慢醒来,有些人找到自己,有些人依旧执迷不悟。我选择这样孤独而艰难的旅途来寻一个答案,也正是在最后一种人的迷思中踟蹰不前,凡事探究意义,反而活得辛苦。那么艾可呢,这个喜欢三毛到英文名都要取作Echo的姑娘,又是下了怎样的决心,在这异国他乡停留生活呢?

 

下午五点,阳光终于不再肆无忌惮,渐渐有了颓势,整条街道变成好看的橘红色,像童话城一样。艾可推荐我去海滩的西边,那里因为较远而少有游客,住宿价格也会相应较低。这时作为一名“有车一族”的优势就体现出来了,我哼着不知名的小曲,沿海滩向西骑去,初来的陌生感也因一下午的小憩和放松而挥之即去。晚上住在一家BLUE HOUSE,整栋小楼刷成海的颜色,藏在茂密的树荫中,露出碧蓝的一角。老板娘是日本人,盘着高高的发髻,赤足在小院的石子路上走来走去。我要了最便宜的房间,4美元一晚,房内空间很大,一人一车也显得宽敞,墙壁也是喜欢的蓝色,只是没有空调,一层层楼梯爬上来,我早已汗流浃背。


芽庄到底是越南热门的旅游地,傍晚我待在房内燥热难安,出来走走,却发现街上还是熙熙攘攘。BLUE HOUSE旁边不远有家披萨店,突然想起还没有吃晚饭,我便径直走了进去。越南的饮食虽说丰富,却也只限于各类小吃,对于主食的选择,从北部一路到南部,除了米粉便是米饭,再无其他。因此我常常会光顾各类披萨店,大多是意大利人或法国人经营,口感和味道都极正宗,价格却比国内便宜不少,仅三十多块钱,就能买到一张16寸的披萨。

 

原本计划花一整天的时间泡在海边,次日醒来却发现外面一直在没完没了地下雨,整个天空都是灰蒙蒙的颜色,糟糕透了。前几日的艳阳天几乎都让我忘记了现在正是越南的雨季,这下可好,不想和芽庄的海滩擦身而过,便只有将行程再多拖延一天。我汲着拖鞋撑起伞准备买早餐吃,却被老板娘告知小摊都收了,只好回屋嚼士力架,坏情绪一点点蔓延。有那么一瞬间,趴在蓝色的栏杆上,看着雨水掉在地上掀起一个个小水花又立刻消失不见时,我觉得心里特别的孤独,不知道如何是好。每天都在不同的城市生活,和不同的人遇见,分开。旅行这么久,第一次感到无助,想起为这趟旅行而付出的努力与委屈,想起家人的不理解和阻挡,想起前途未卜的巨大压力。我甚至在想,我走了这么远,是不是只是惧于面对即将到来的毕业和接踵而至的成人生活,因而丢下种种争取实习、学分的机会,借由一场旅行,去逃避那个看不见的未来。


失落感就像阴沉的天气一样紧紧逼来,我终于忍不住,抓起外衣蹬上车向艾可的店骑去。艾可依旧一个人坐在店里,放着小野丽莎的音乐,略带沙哑的嗓音在小小的店面里盘旋,与外面淅淅沥沥的小雨恰好相得益彰。

艾可,讲讲你的故事吧。和卢卡是怎样的相遇,又为何会来到这里。

那会很长的。艾可笑起来,你要慢慢听哦。

 

年少时的艾可极其迷恋三毛,曾经一度以为自己是她的另一个影子,学她的装扮,学她的话语,学她走千山万水,更学她毫无顾忌的爱。走过很远的路,始终没有安定下来,却渐渐找到了自己。看似美好的背后,都要有一颗足够强大的内心去支撑,艾可如是说道。颠沛流离的生活下有太多的苦难,只是置身事外的人们往往都不曾驻足观看,他们只要看到不停变换的风景和来去自由的状态便觉得羡慕至极了。在遇见她的意大利爱人前,艾可也曾认认真真谈过数次恋爱,只是她像风一样,难被理解,更无法停留。和卢卡的相遇相爱是在老挝琅勃拉邦的一个破旧汽车站,第一面就像是注定了,听上去是那样的浪漫,艾可却悄悄对我说,争吵也总是发生的。可是哪有情侣不是这样的呢,吵吵闹闹,分分合合,却又因爱和宽容一直在一起。两个人为了爱,都愿意放弃生长的那片熟悉土地。当初卢卡让艾可选择在哪个国家哪个城市生活时,她选择了这里,除了对越南的喜爱,还有一个原因让艾可远离故乡的就是,她知道中国的生活水平,生活在那里他们不容易轻松。艾可没有什么钱,卢卡也并不富有。艾可说,多年旅行让我活的越来越明白,我做不到的不想附加于另一半,如果有奢望什么,我也不想辛苦于另一半。


艾可喜欢夏季的艳阳,即使它们会灼黑肌肤,可那是最美的颜色。芽庄就是一个极其合适的城市,临海,有阳光,有游人,路边到处是小摊,没有城管,城市热闹丰富。拿着在中国做不了什么事的钱,艾可和卢卡在这里租到一间小楼,一层开店,二层生活。最开始的时候,每天都很忙碌,不但要适应异乡的生活,更要面对接踵而至的困难。生存的竞争导致隔壁店的排挤,隔壁店的意大利老板不在家,他娇小的越南老婆就站在阳台上对着艾可破口大骂,用拖鞋指着艾可的脸不依不饶,质问她为什么不滚出越南。找来干活的越南女孩,偷走了卢卡四百欧元从意大利买的Ipad,和一个听音乐的苹果机。每天都会出些事,办事总要给好处钱,卢卡的帐本上写满了没有票据的黑钱,找警察来帮助,警察竟然张口要钱。八月反华情绪严重的时候,总是有人蓄意破坏。遮阳篷上Luca的名字被刀划坏,而才做了两天的“欢迎你,中国人”新灯箱也前后被刀割了。骑着摩托车呼啸而过的越南人,将装着鱼腥的水包重重砸向店里,黑色的鱼腥溅到了艾可祼露的背上——越南炎热的夏季,她穿了件漂亮的玫红色裹裙。艾可最怕有人砸东西,脏了地和墙,她不怕辛苦可以一遍遍冲洗,脏了画脏了布,那就只有扔到垃圾箱了。勇气有,难受也会有。艾可对朋友说,这条路是我自己选择的,再难受,也要咬牙走下去。现在只是磨合期,过了,人生就会又一次豁然开朗。


黄昏的时候,艾可就背上小包去海边发传单,想给小店多招揽些生意。她说,人这一生很短,也总是有压力,那么,能小则小,轻松点。


那么艾可,会想家吗?


中秋节的时候,早早关了店门,不想工作的辛苦,其实你不贪心,就会活的轻松开心。和卢卡骑摩托在夜晚的海边兜风,看到街道上又是张灯结彩,好是热闹,下午店里来了四个中国人,其中一个男孩就问我同样的问题,你不想家吗?我说不想,一个地方让你的心有归属感,那么那里就是家了。


我一直是个拮据的人,很多人认为过上理想生活,必须是因为有钱,其实我倒是因为没钱,城市里的基本要求,我知道我无法达到,索性想开。就像别人说的,你能够轻易放下,是因为你一无所有。选择了一种生活,就要有勇气去面对,接受它所有的好与不好,不抱怨,不后悔。我看你一个人独自旅行,这样年轻,也许是在寻找你的生活。你要知道,越南也是有雨季的,可是总是艳阳的多。人生、情绪也是这样,什么都有,有过就走,走了再来,循环不止,这是常态。

 

我突然心情很好,决定撑伞去海边走走。

艳阳天气里的大海碧波荡漾,可谁说雨天里的大海就不美呢?

至于接下来的路程,我想,总是要认真向前走的。

(本文版权归hi潘多拉所有, 未经许可不得翻译或转载。)
记住我
注册
网友评论仅代表其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hi潘多拉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
0 / 140
评论
 
2017©Hi~ 潘多拉 www.hipandora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ICP11069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2432号 京ICP11014554
提交